安卓下载

扫一扫新濠天地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新濠天地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新濠天地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年轮中岁月的句点(二十)

时间:2018-08-08 16:47:52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新濠天地
作者:热情沙漠

那天朋友邀约,晚上一起吃饭。

席间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,不算漂亮,也不算难看,很平常的那一种。她的服饰质地、款式都不错,一看就知道肯定不便宜。可惜的是,并不太适合她,没有给她加分,反倒让她看起来有种暴发户的感觉。

事实上,她还真就是个暴发户,煤老板,十分有钱。

她说话透着口音,一听就知道是邻县人。这让我下意识地想起了陈其,初中时罩着我、我借以狐假虎威的留级生陈其。后来他家搬去了邻县。

陈其是个地痞。

但是这个地痞怪得很,他十分尊重成绩好的学生,轻易不会欺负他们。

席间免不了敬酒。

敬酒的时候那女子对我说:“刘哥,我认识你,你叫刘文文。”

我笑笑说:“是啊,叫了四十多年了,很惭愧有这样一个名字,让你见笑了。”

她敏锐地捕捉到我话语中的不屑,认真地对我说:“刘哥,我真认识你。你跟我陈哥是初中时的好朋友。”

我有点讶异,反问她说:“你说的陈哥是哪一位?”

她肯定地说:“陈其。”

我有点不信,再问了一次:“陈其?瘸子陈其?”

她有些不悦,说:“刘哥,你咋这么说话呢!”

我连忙解释:“你别误会,我没恶意,请你别以这为忤,我们只是叫惯了,他是不是瘸子,妨碍不了我们做兄弟。”

她紧接着说:“啊,那倒是我的不对了,我应该想到这一层,你们是真正的兄弟。”

我不由地对她生出几分好感,这是一个知性女人。

知性的女子,总是讨人喜欢。

我由此联想到初中时的另一个留级生张青松。

想起一年前一块喝酒时他对我说的话,他哈哈大笑对我说:“你知道吗?陈其这狗日的,竟然老马嚼上了嫩草!而且,那棵嫩草还是个大款,倒贴钱给他。”

我不由得感叹命运的不公,妈的,为什么我就遇不上这样的好事。

直觉告诉我,眼前这位知性女子,就是张青松所的、陈其所嚼的“嫩草”。这狗日的,不仅艳福不浅,财运也是大大的好。

果不其然,散席后她叫住了我,对我说:“刘哥,听说你喜欢写写画画,那你愿不愿意听听我的故事?”

如果单纯只是她的故事,我一定不感兴趣,因为那只会是一部发家史。

一般而言,我所记录的都是同学、朋友、熟人、同事身上发生的事,像她这样的故事,激不起我的兴趣,我不想听她发家致富史。没什么不好说的,我是有仇富心理。

然而,我敏锐地意识到,她的故事必定牵涉陈其,否则她犯不着跟我说。这就成了我感兴趣的了。

犹豫片刻,我答应了,我决定去听听,看看陈其,究竟玩了什么幺蛾子。

陈其的景况我一直都有听说,我知道他开了家汤圆店,知道他的腿被人打断了,但别的事,就不是很清楚。

陈其的腿是1984年被打断的。

他的腿之所以被打断,是因为有一个人辱骂了他守寡的母亲,他毫不犹豫打断了人家两根肋骨。没想到,那人也是个硬茬,喊了一帮人,又废了他的腿。

他在医院住了好几个月,给家里带来沉重的负累。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不说,还留下了一笔不小的债务。

出院后的陈其性情大变,不再去街头胡混。他笑着说,一个瘸子干混混,是对那个“职业”的不敬。

因为没有毕业证,所以他不可能参加招工招干。

无奈之下,只得跟着退休在家的母亲学习制作汤圆的技艺。

他母亲曾经在国营东风食堂工作,制作的汤圆十分出名。关键是她制作的甜白酒,那是又香又甜,放在汤圆里做汤汁,香遍了整个县城。

潜心学习了半年后,接管了母亲的汤圆店,也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。

陈其的嫩草开着她的豪车载我来到咖啡厅,开了一支昂贵的红酒,她倒上酒,酝酿了一下情绪,叹息一声,开始给我讲她的故事。

故事的开头很有年代感,那时,她还是一个女孩,7岁,上小学一年级。

她六岁的时候,父亲因病离开了人世。

本来,这个家虽然穷,但有父亲的支撑,妈妈相夫教子,用戏曲里的话来说,那也是“土窑”虽破能避风雨,夫妻恩爱苦也甜。

女孩的爸爸妈妈真的十分恩爱,相爱得很深。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,家里人誓死反对,他们俩人又誓死也不分开,于是就逃婚逃出来,来到了陈其的县城。

父亲这一死,天塌了,地陷了,女孩的母亲伤心过度,根本不想再活下去,她一心一意想要死,想要殉丈夫的情。在她心里,女儿不重要,丈夫才是她的一切。

女孩的母亲后来说,有一次,她真的下了狠心,想要带着她追随自己的丈夫而去。就在她灌她喝农药的时候,浓烈的气味刺激了女孩,女孩说什么也不喝,疯了似地放声大哭,哇哇地哭得撕心裂肺。于是她软了,手也软了,心也软了。她扔了农药,疯了似地打女孩,骂女孩是个累赘,然后,又抱着女孩放声痛哭。

第二天,她拿出丈夫打蜂窝煤的模子,一声叹息,自此,担起了生活的重任。

从那以后,家变了,母亲活着,只是在完成把女儿养大的任务,她的灵魂已随丈夫而去,行走着的,只是一具行尸走肉。

以前的家,虽然简陋,却被母亲浆洗得干干净净,收拾得整整洁洁,可现在,变得又脏、又乱、又臭!

失去了希望,生命也就褪去了色彩。

换个角度来说,那也怪不得母亲,为了养活女孩,她成天累死累活,哪还有时间浆洗,哪还有时间收拾。

小女孩的家是打蜂窝煤的,你就能想象,小女孩一定是黑呼呼、脏兮兮,你就能想象,别人的目光,充斥着怎样的嫌弃。

和许许多多我们所熟知的故事一样,女孩的心里,最思念的是父亲,所以,伤心了,生气了,赌气了,她就会抱着父亲的照片哭个不停!

父亲生前,最喜欢吃汤圆。

女孩随他,从小也爱吃汤圆。一家人围座在桌前开开心心吃汤圆,是小女孩最为深刻的记忆之一。

女孩的母亲不会做汤圆。

从前的汤圆都是父亲做的。

父亲一死,别说母亲不会,就算会,也不会有心思给女孩做汤圆。

她的心里,只有她的丈夫,爱丈夫之所爱,思父亲之所思,除此之外,都是其次,丈夫是她的命,丈夫是她生命的色彩。

所以,于女孩而言,汤圆,就成了几亿光年前那么遥远的记忆。

离小女孩家不远,就有一家汤圆店,那米酒,格外的香,格外的诱人!所以,这个小女孩常常呆在这家店门口,向里面张望,眼巴巴的,馋得口水连着口水。

这个小女孩总在幻想,幻想自己在吃里面那又香又甜又糯的陈记大汤圆。

但这几乎不可能。

小女孩的母亲打蜂窝煤,卖出去一个能赚一分钱,一碗汤圆七角钱,就意味着要卖出70个蜂窝煤。70个蜂窝煤,母亲要付出多少艰辛!水费、电费、房租,还要买米、买菜、买盐,还有小女孩上学的费用,七角钱的汤圆,于她家而言,比现在的名牌包还要奢侈百倍。

你可以想象,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,站在别人家的店门口,而且还是个小吃店,是一定会招人嫌的。店家很是气恼,经常赶走那个女孩。但没用,那个女孩像只苍蝇,赶走了,又回来。

汤圆店里有个帮手,姓米,名舟,大家都习惯叫她小米粥,每次都是她出来赶女孩走,说话很难听,在她心里,十分厌恶那个女孩。

小米粥人长得好,勤劳能干,最重要的是,她不嫌弃店主是个瘸子,真心真意对他好,一门心思想要嫁给他。

那天晚上,下雨,下得很大。那个小女孩被雨隔在他家店的屋檐下,风很大,屋檐下根本躲不住,雨打湿了她的衣襟。

他出来了,一瘸一拐地走出来,打着伞,把伞架在她的头顶,为她遮风,为她挡雨…那一瞬间,女孩觉得很温暖,很亲切,觉得他像父亲…而另一方面,她又怕他,怕他以后都不准自己再去他的店门口,怯生生看他一眼,跑了,像一头受惊的小鹿,一头跑进了很大的雨里。

从那以后,小女孩更愿意去店门口了。除了馋,更多了一层期盼,盼望下雨,盼望他再来帮她打伞。

从那以后,只要一有空,他就会走出来,问女孩叫什么名字?家在哪里?为什么要这样脏兮兮的?

小女孩很害怕。

小女孩也很受伤。

每次他一问,小女孩就会低下头,怯生生地离去。

可每一次,小女孩挡不住诱惑,还是会回到那里。

终于有一次,小女孩不再害怕,回答他说:“我叫艾花英。”

他轻叹了一声说:“你看看,你有个这么美的名字,爱花阴,就像古诗一样的好听。而且,你又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为什么不洗洗干净,要这样脏兮兮的?”

小女孩受了伤,沉默了一会儿,低着头、一溜烟跑了。

一连好几天,小女孩都没有去店门口,他的话,让她心里很难受。

有那么一天,妈妈回家早,小女孩就对妈妈说:“妈,你帮我洗洗澡,再帮我洗洗衣服,我不想这样脏兮兮的了。”

妈妈喝斥了一句:“要洗自己洗。洗澡能把肚子洗饱啊!我没时间,我要不做饭的话,看会不会饿死你!”

听了妈妈的话,小女孩很想哭…她在想,要是爸爸还在,他一定不会容许他的女儿,这样脏!

小女孩越想越伤心,先是默默流泪,慢慢地,就哭出了声来。

妈妈一巴掌打了过来,大声地骂道:“哭、哭!成天就知道哭,要是没有你这个孽障,我早就找你爹去了。”

这一次,小女孩是真的伤心了。跑到他家店的对面,蹲在街边不停地抹着眼泪。

他来了,静静地蹲在她身边,没有安慰,也没有问为什么,就那么静静地陪着她。

就是这无声的陪伴,让小女孩的心里得到了温暖,小女孩停住,不哭了。

他摸了摸小女孩的头,站起身走了几步,又转回来,对小女孩说:“艾花英,你要记住,人可以穷,但不可以没有尊严。”

那时小女孩不懂这话,可她真真切切地记住了,一直记到现在。

那天晚上回家,小女孩问母亲:“妈妈,什么是尊严?尊严是爸爸吗?为什么爸爸在的时候我有尊严?爸爸一死,我就没有了尊严?”

正在忙碌的母亲停了下来。

停下来呆了一阵的母亲突然就哭了。

那天晚上,母亲烧了一大盆热水,从头到脚把女孩洗得干干净净!

那天晚上,母亲把女孩的衣服也洗得干干净净,在火炉边烘烤,一直到很晚。烘干后,叠得整整齐齐,放在了女孩的床头!

第二天醒来,小女孩看见,妈妈坐在她的床边,见她醒来,就帮她穿衣服,一边穿,一边流着泪,对她说:“花英,从今往后,妈妈就是再苦再累,也决不会再让你没有尊严。”

那天放学,妈妈破天荒地来到学校门口接她,穿得干干净净,牵她的手说:“走,妈妈带你去吃汤圆。”

那一天,是父亲死后,小女孩最幸福的一天。

来到汤圆店,妈妈要了一碗汤圆,只要了一碗…小女孩问:“妈妈,为什么只要一碗?”

妈妈回答说:“那是给你吃的,你知道,妈妈不喜欢吃汤圆。”

其实,小米粥是个心善的人,尽管她骂小女孩的时候骂得很难听,但其实,她是个善良的人。她见她们娘儿俩只买了一碗汤圆,便对店主说:“陈其,送她们一碗吧,这娘儿俩,看着让人心酸。”

店主摇了摇头,说:“不能那样,不能让她们没有尊严。”

从那以后,小女孩的衣服虽旧,虽破,打着补钉,却总是洗得干干净净,穿得整整齐齐。从那以后,小女孩再也不用在店外观看,因为店主,允许她进他的店。

于是,小女孩明白了,干干净净就是尊严!有了尊严,你就可以进到别人家的屋子里面去。

但有一点从未改变,店主从来不会白给女孩吃汤圆,想吃可以,要么帮忙做事来换,要么,学习成绩取得了明显进步。

他跟那个小女孩说,只要学习有进步,受到学校、老师的表扬,或者是每次考试名次前移三个名次,就奖励她吃一碗汤圆。

小女孩十分高兴,从此学习分外努力。他也遵守着他的诺言,只要她有进步,就奖励她吃汤圆。要是没有进步,或者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的话,想要吃,对不起,给钱,或者是帮着洗碗来换。

就这样,小女孩一天天进步,一天天长大,小学,初中,高中,小女孩的成绩都名列前茅。

天长日久,尊严,这个概念,深深地沁入了女孩的骨髓。

而他和小米粥的婚事,却是一拖再拖。最后,感觉等不到他的小米粥,在一个有雨的夜晚,默默地走了。

终于有一天,小女孩考上了大学。

看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妈妈哭了,哭得和父亲死的时候一样,痛不欲生…直到这时,小女孩才留意到,曾经那么鲜活丰盈的母亲,已然变得那样枯槁憔悴…小女孩心疼了,疼得她,暗暗地咽回,想要偷偷流出来的泪水。

她默默地把录取通知书撕了,撕了个粉碎…

那个女孩,付出了多少艰辛,才考上大学的啊,那是多么的不容易啊!

他知道了,一瘸一拐地找到女孩,红着眼睛质问女孩:“为什么不去上大学?”

女孩说:“为了尊严。”

他勃然大怒:“不上大学就是尊严吗?”

女孩无言以对。女孩心里比谁都清楚,盼她考上大学,是他最深切,最长久的心底期盼。

他一再地问、一再地劝,把女孩给惹急了,女孩把他拉了和母亲站在了一起,问他说:“陈叔,你今年几岁?”

他被女孩弄得一头雾水,不知道女孩想要干什么。

女孩对他说:“你不过比我妈小五岁,可你看看,我妈她像是一个只比你大五岁的人吗?走出去,人家会以为她是你妈。陈叔,我要再读四年大学,我妈就要被我榨干了。陈叔,这就是我不去读大学的原因。我得去挣钱了,我得支撑起这个家。陈叔,这就是你,教会了我的尊严!”

女孩的妈妈,呜地一声,又哭了。

他跟女孩说:“有我呢。陈叔有钱,你怕什么?”

女孩对他说:“陈叔,别把我当小孩了。我知道,这些年你一直在默默地帮我,所以,我才可能读完初中,高中。陈叔,你根本就没攒下什么钱,要不然,你为什么不跟小米粥结婚呢?”

说到这儿,陈其的嫩草、艾花英停了下来,把杯里的红酒一仰而干,看向窗外,陷入了沉思。

良久,叹息一声,又接着对我说。

刘哥,小米粥等了他整整十年,为了他,搭进了整整十年的青春!十年…那是一个女人完整的青春。刘哥,他楞是没有和她结婚,还骗我说,他一个瘸子,配不上人家。其实我知道,他是想省钱,想要供我上大学。所以,刘哥,你说,我怎么可能再要他的钱。

我鼻子酸了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暗自骂了一声:狗日的陈其,你这个死瘸子,害得老子差点哭了!

艾花英又倒了半杯酒,端在手里把玩,顿了一顿,又接着对我说。

我对他说:“陈叔,我永远记得你说的话,人可以穷,但不可以失去尊严,所以,我不可以再心安理得地拿着你和妈妈的钱去上大学。陈叔,别再为我花钱了。用你的钱,去买间房吧,好把小米粥接回来。”

他好大一阵没有说话,后来,叹一声说:“接不回来了,她已经嫁了人。”

因为我,他失去了心爱的女人。

所以,尽管他跟我妈磨破了嘴皮,我也没去上大学。从此,我学着我妈做起了煤炭生意,他又用他的房子做抵押,贷了款,买了个小煤矿,天见可怜,十多年的打拼,我赚钱了,我不再贫穷,我始终有骨气地活着,我不敢忘了他的话,我活得有尊严。可他,孑然一身直到现在。我知道,他心里记挂着小米粥,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眼里的思念,出卖了他。

他之所以没娶小米粥,一是因为不想花钱,要留着钱抚我上大学。二是因为害怕娶了小米粥,她就会名正言顺地进行干预,不再让他帮着我。刘哥,想想看,就算是我的父亲,也未必能够这样对我。

所以,我打定了主意,我改口了,我改口叫他陈哥。我要嫁给他,我要照顾他一辈子。

可是,你知道吗?刘哥,他不要我!我把自己脱光了躺到他床上,他居然能做到转身就走。他说,他是个又老又穷的瘸子,他不能害了我。

刘哥,你也知道,生意场上充斥着各种交易,有一天,我对他说:“陈哥,我脏了,为了一笔生意,我把自己给卖了,所以,陈哥,你还愿不愿意要我?”

他对我说:“花英,你选择什么,那都是你自己的生活。”

我说:“我脏了,除了你,没人会要我。”

他笑笑说:“别再说了,花英,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。”

我知道,我骗不了,他教会了我尊严,那已经是深入我的骨髓的东西,他知道,我宁可穷死饿死,也绝对不会出卖我自己的身体,自己的尊严。

刘哥啊,他越是这样,我就越感念他的好!所以,我决定了,这一生,他要我,我就嫁给他,他不要我,我就把他当父亲,敬他一生,给他养老。没有他,不会有我艾花英的今天。他顾我小,我敬他老,这,也是我的尊严。”

我又一次羡慕嫉妒恨,陈其这个死瘸子,命真好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新濠天地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新濠天地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新濠天地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2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伤感日志  伤感日记  感人故事  伤感故事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